sy名 踽步
 

[翻译] The Gentleman's Guide to Heat



Summary:

对于Kingsman骑士几乎都是alpha这个事实,艾格西并不意外。

艾格西是个omega,他也是个Kingsman,而从此没有重样的发情期。




压抑

对于Kingsman骑士几乎都是alpha这个事实,艾格西并不意外。间谍机构和军队并不会有多大区别,更何况军队里本身就有为数不少的间谍。

艾格西在见到哈利的第一眼就确信他是个alpha,尽管他用古龙水把alpha荷尔蒙掩盖无踪。这事也不稀罕,尤其对于那些斯文败类,直到他们把劳斯莱斯的车窗摇下,在街角吸食艾格西omega的香气之前,他们都一副不屑纡尊降贵做这码事的样子。在皇家海军陆战队一个omega的日子是被受折磨的,而缺钱的时候,退役回家的日子也不是一无是处。虽然现在离发情期还有不少时日,但他已经做好承受哈利的结以换取保释的准备。不然一个衣冠楚楚的上流人还能想从他这儿得到什么?

这事上艾格西显然是想错了,但他对Kingsman特工的第一印象没错。梅林是个beta,是房间里的唯一一个。艾格西和其他候选人一起肃静听命、磨蹭着不愿把母亲的名字写上尸体袋,期间仔细观察揣摩竞争对手,知道他身边是一帮公学混蛋,无一例外是alpha,甚至包括那两个女孩,虽然她俩看上去比其余人友善。整个寝室弥漫着费洛蒙,alpha在狭小的空间里忙着标记领地。艾格西只得把薄荷膏涂在鼻子底下,想着接下来的日子可好玩儿了。

漫长的训练里,繁重的操练时不时点缀着各种濒死体验,让他们的队伍缩减得越来越小。艾格西像海绵一样吸收着,心无旁骛地学习从法语到基础计算机科学到巴西柔术的一切技能,甚至没有发现正从后腰处蔓延起来的发情热。经过以小时计的拳击训练和永无止境的越野跑,他们中最强壮的alpha都只能爬着回公共浴室,他的热潮完全被层层正在痊愈的瘀伤和肌肉的酸痛所掩盖。所有人都淡忘了现在何年何月,只有渐冷的天气和泛黄的叶子带来秋天的讯息。

十月的第一个周末,他从床上猛地坐起,发现房里所有剩余的候选人都盯着他,翕动着鼻翼嗅着从他床单上散发出来的气味。他在随后的撕打中狠狠扭伤了手腕,直到梅林挤进混乱中,拽着他衬衫的后领把他整个拖进医务室。他在混沌思绪中发现这房间不像他想的那样闲置落灰,紧接着镇静剂起效了,他周身的一切一时变得清凉而朦胧。

“对不起,”是他在回神后说的第一句话,身体还在因紧急抑制剂造成的过度敏感而震颤。他神经紧张,即使是医务室的昏暗灯光也让他不适,而他正在愈伤的手腕火烧一样疼得更厉害;但这已经比他预料的情况好太多了,所以他不会抱怨。

“为了什么?”梅林提问,眼睛还盯着平板上的滚动推送。艾格西想知道其他候选人在做什么,紧接着就打定主意不去想他们了。

他不会为自己是个omega而道歉,绝不会。

他定了定神,说:“为了我没算准时间,我本该知道发情期快到了的。我的箱子里有抑制剂—— ”梅林突地抬头看他,目光锐利得让艾格西立刻闭上了嘴,磕得牙齿生疼。

“你是说那些你从街上花十磅买来的含苯丙的耗子药?再也不许用那些垃圾,明白?”梅林的雷霆般的声音不容辩驳,像艾格西见过的任何alpha一样威严,虽然他出门前落在艾格西肩头的手如此温和。

艾格西无人察觉地平稳度过了下一次发情期,发情热无副作用地被完全抑制,多亏那堆血液检查和Kingsman远在温哥华的顶级医疗研究分支。他得到了一条狗,学会了用一个回形针杀人的17种方法,思考着也许,只是也许,这世界上有他能安然立身之地。




突发

在一切尘埃落定时,他正和某个大概是皇室成员、但绝对热衷于让一个刚他妈拯救了全世界的omega逛后花园的瑞典妞打得火热,这之后,艾格西以为世上已经没什么能让他惊讶的事了。他错了。

哈利哈特没有死;实际上他正坐在长桌的主座看着艾格西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。艾格西简略地点头接受了下一个任务。他成为了加拉哈德,而梅林也在第一时间开始称哈利为“亚瑟”。艾格西一出裁缝铺就冲着排水井吐了出来,小心地不弄脏他的牛津鞋,随后直起身奔赴任务。

拜那个计划周全的白痴所托,世界成了一团乱麻,但这也不全是坏事。艾格西对稳定的差事不感兴趣,而现在工作多的可以让他连轴转。犯罪集团—— 那种翘辫子的时候还有大把武器在手的—— 基本已经把自己玩儿完了,但这造成的权利真空成了大量投机犯罪的温床。为了及时了结随便哪个异想天开要动作一番、接任反派boss一职的地痞流氓,艾格西每晚回家都累到睡得一夜无梦。

在北京,他穿过曾一度拥挤得骇人,而今只是熙攘的街道上追击一个小破军火商。次日,报纸里都在讨论现在就恢复足球季是否为时尚早。

在迪拜,他扮演洛克茜的专属omega,偷回了一个满载生化武器的储藏地点信息的硬盘。次日,新闻头条都在叫嚣美国总统继任的丑闻。

如此往复,日子流走。

原谅哈利需要一个过程,而哈利执意不告诉他自己生还的细节让一切又难了一重。看起来是艾格西的职位等级还够不上得知真相,这没什么。又能有什么呢?

哈利是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最年轻的亚瑟,仍有出任务的条件,而在少了5名特工且培训的新人还没填补上空席前,他们需要让每一位可用的骑士都投入任务。洛克茜在和珀西瓦尔搭档中获得了最佳战绩,由此看来他被安排和哈利出搭档任务显得合情合理。艾格西在圆桌前挺起胸来,下定决心不让任何事影响的他的任务。虽然他已经继任加拉哈德,但必定还有很多要从哈利身上了解的,哈利可不会徒负亚瑟虚名。

所以他了解着。了解到哈利总是在以为艾格西看不到的时候凝视他,还了解到观察这个是梅林的一大乐事,尤其是哈利为此分神到差点,就差一点,搞砸什么蠢事时。他了解到哈利紧张时的左手有极轻微的颤抖,但持枪时哈利从不紧张。然而,在加州的什么环保科技博览会上,艾格西照计划和某个英俊的alpha调情时,他会紧张。所以哈利假扮博览会游客期间拍的照片都有那么点模糊。

他们接下来分头行动,然后在摩纳哥见面跟进情报,拼凑出某个人口拐卖集团和恐怖组织网络通过赌场有所联络的线索。这个奇异的豪华地带伫立在荒废了的前名流富贾游乐地正中。艾格西穿着无尾礼服* ,点了一杯兑水马提尼* ,好像他妈的詹姆斯邦德只博哈利一笑。人口贩子们最后被包围在警戒区内留给国际刑警组织处理,但艾格西没能顺利看到次日的报纸,他被困在了地铁伊斯灵顿东站的锅炉房里,而这都是因为他的发情期提前了一个星期,在这个周三到来。

房间太小,占据了大半空间的硕大管道让空间更小,而哈利填充了剩余的地方。艾格西蜷缩在角落,视野渐渐变得像自隧道向外视物,变得模糊。毋庸置疑的是如果哈利此时失控,艾格西根本没有任何阻止的方式。

破晓前梅林团队搜索到了他们微弱的遇难信号,艾格西在角落里大汗淋漓,冲昏暗的灯光眨着眼,整个裤子都湿透了,呼吸着仅有几寸之遥的哈利那鲜明滚烫的回应信息素。哈利盯着他,深呼吸着两人间的浓稠空气,从没碰他一下。

他学着重新信任哈利。 



瞄准

艾格西几乎再不曾压抑自己的发情。

一年之内他们填补了圆桌的空缺,招募了几个新特工,和几个来自其他机构的。圆桌现在又完整了,亚瑟之职的特权终于有了用武之地。艾格西每三个月就有一整周的休假,是让他保持状态刚刚好的休整娱乐,绝对没人质疑这一待遇。艾格西无视了梅林的每一个“我懂”的眼神。

抛弃了抑制剂后,艾格西学着利用他的发情。发情期前的山雨欲来的几天是他的最爱。在情热前摇摇欲坠的omega那招摇的香气,足以让大半alpha松口,并把他们引到任何他想去的地方,然后另一小组就可以接手接下来的脏活了。他玩得迅速而得心应手,把自己的荷尔蒙驾驭得炉火纯青,像锋刃般精准,他的感官因凶猛的求偶本能敏锐无匹。在发情期的前一天,他就是单枪匹马的抢险队,被爆炸沐浴镀金,狂舞在对敌的激战屠戮中。

他好像因此得到了不小的名声。这太棒了。

当他从刚结束的任务返回总部时,他那情热迫在眉睫的蜜糖烧焦的味道蒸腾在汽车里,让beta司机倍感煎熬。他向亚瑟汇报时看到对方鼻翼的翕动,哈利捏着桌角的关节泛白,草草说了句“加拉哈德”向艾格西道谢。

“亚瑟,”艾格西点头,“这是我的荣幸。”他转身离开,举止如任何人期待般地优雅。

又这样做了两次之后,哈利哈特终于不堪重负,把他整个压在了圆桌上。艾格西之前为此押了五十磅,而加拉哈德战无不胜。

end


*1:无尾礼服: tuxedo,简称tux,半正式场合穿着,历任詹姆斯邦德的标志性穿着之一。如图。

*2:兑水马提尼:可能是指邦德的标志性马提尼调法“Shaken, not stirred”。有人评论马提尼适宜搅拌而不适合摇,因为摇加速冰块融化会冲淡烈酒,故讽刺邦德喝的是兑水马提尼。 


 
评论(16)
 
热度(143)
© Amber|Powered by LOFTER